關於父親 黃尊秋
簡歷
■ 歷任新竹、台北、高雄地方法院推事、庭長
■ 澎湖、台東地方法院首席檢察官
■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庭長
■ 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
■ 監察院院長、副院長、委員

學歷
■ 中央警官學校畢業
■ 41年高等考試警察行政人員及格
■ 42年高等考試司法官檢定考試及格
■ 43年司法官特種考試及格
■ 司法官訓練所第1期結業

父親‧前監察院長黃尊秋
 
我的父親
夜闌人靜時刻,望著父親的書房,彷彿他那慈愛的身影,依舊圍繞在我們身邊,他那慈祥的笑容、靜思國事的神韻,還是那麼生動的烙印在我們的腦海裡。此刻只想再說聲:「爸爸!我好愛您、好想您!」

父親這一生中,從不為自己著想,數十年來從事任何公職無不戮力以赴,時刻心繫社會國家與民眾之福祉,即使在病榻前,做子女的我為他抄經迴向,祝禱平安健康之際,父親竟以前所未見之嚴厲口吻告誡我們:「信佛不能只想到自己,而是要慈悲為懷,兼善天下,利益眾生。」就因為這一席話,讓我深信父親其實就事乘願而來的菩薩,他是在渡化指點我們行正道、做善事。

父親對於我們的照顧,可以說是無微不至,他的慈祥、他的好、他的愛,讓我們好生感念,雖然我們都已成家立業,父親仍然把我們當成小孩「他心中的寶貝」不斷的叮嚀、提醒,怕的就是我們吃虧、犯錯,記得我們讀書就業,分隔幾地,每回只要是離家、返家,父親都會親自到車站、機場接送,他總是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和子女相處及關愛的時光,有一次父親到機場接昭順時,巧遇前立委紀政女士,他提醒父親說:「昭順已經是老牌議員,不是小孩子了。」父親這才啞然失笑!

勤儉傳家更是父親一生的寫照,小時候家裡清苦,往往飯裡有一枚荷包蛋,拌上醬油、豬油,就是一頓佳餚,而父親總在慈祥的看著我們狼吞虎嚥後訓勉我們:「人窮志不窮,逆境中成功,才算真本事!」

禎祥和昭順創業初期在師大路共同開設「師大藥局」,當時父親就成為我們最堅實的依靠,他會在每天中午坐公車從監察院到藥局來,叫我們去休息由他來招呼顧客,那時候昭順當藥師,晚上還得到長庚醫院上班,父親怕我們累垮,硬要我們睡上兩小時,那一段時間他就載來母親幫忙拖地板,還賣一些簡單的OK繃之類的東西,有一次父親上電視接受訪問,隔壁鄰居竟跑來藥局說:「電視上看到的監察院副院長不就是平時在店裡的那位黃先生嗎?」望著鄰居驚訝又敬佩的表情,我們覺得有這樣的父親真的好光彩!

他是一個可以為孩子犧牲一切的好父親,民國五十七年,大哥禎祥在台南八○四醫院手術就醫,只因不喜歡聞煙味,當時在旁照料的父親,竟二話不說就將抽了近二十年的香煙戒掉,這一幕直到今天都還歷歷如繪,這般的決心和勇氣,除了毅力,如果沒有他對子女的摯愛,如何辦到?

昭順於民國七十年底決定投入高雄市議員選戰時,父親極力反對,他覺得昭順來日方長,可以再磨練、多學習待人處事,不必急於一時,因此在昭順執意參選情況下,父親竟丟下:「如果落選就不要回來!」的重話,及至昭順僥倖高票當選後,無意間才從當時的高雄市議會秘書長吳鴻顯先生口中得知,原來父親儘管與昭順意見相左,私底下卻全力奔走關心,為的就是愛女心切,每思及此,不禁熱淚盈框。父親為了讓昭順問政無後顧之憂,又將孫女菁徽接到台北全力扶養,使得昭順得以專心在高雄市為選民打拼,他常諄諄訓以:

容人所不能容
忍人所不能忍
行人所不能行
為人所不能為
才能成就大格局


這一段話一直是昭順從政以來的座右銘。

父親罹病後,意志並未因此消沉,反而更積極追求人生的理想。他於八十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受第一次手術後,昭順偕夫婿於隔年的春節,陪父母親到日本散心,最令我們感懷的是,父親竟在這趟旅程中,私下透過日本天理教友人的安排,去參觀位於九州的幾處安養中心,返台後即刻紀錄心得,並彙整八十一年昭順當選立委後,到美國考察全美安養機構的相關報告,擇其精華融入他所創辦的「財團法人健順安養中心」的經營理念中,父親的用心及執著由此可見一般!

父親秉持「忠乃三綱首,孝為百善先」之家訓期勉我們:「不論政局如何更替,社會如何變遷,忠孝必須兼顧。」他要我們忠於國家、忠於社會、忠於家庭、忠於所愛。即使在病榻上,仍不忘叮囑再三。

昭順於父親臥病期間,每日清晨前往醫院探視照料,父親每見昭順流連,總不忘督促:「趕快到立法院開會。」「一定要回高雄服務選民。」他希望看到的,正是一個忠孝可以兩全的女兒啊!

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」,對於父親的椎心思念與不捨,絕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。在祝禱父親朝西方極樂世界往生之際,我們儘管頻頻拭淚,但卻內心篤定,因為我們深信-眼前的菩薩永遠鮮活!
 



版權所有 © 黃昭順溫馨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.